奥特莱斯企业文化

仰望旗帜

——萧百佑

  能成为奥特莱斯(中国)有限公司的一员,我倍感荣幸。

  奥莱(中国)开拓的事业是前无古人的创举,它是为富起来的中国人创建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,是为中国政府的新政作最和谐的注解。奥莱(中国)要在未来的十五年内,在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广袤的土地上,精心打造几十个时尚生活的城市新中心,让人们小资地生活、创业,让世界的成为中国的,让中国的成为世界的,让政府的施政理念成为百姓的生活自觉,让百姓的生活品质成为政府的无为而治。奥莱中国人自信地把这种生活方式、生活品质、生活态度冠名为"芭蕾雨"!

  人类每次普世价值的引领,都必须地有伟大的先行者。"芭蕾雨"的先行者就是我们公司的两位领袖——刘晓光先生和林卓延先生。世人都曾为"钢铁是怎样炼成的"激动过,而我,作为两位领袖的秘书,则是第一个亲历"芭蕾雨"从云到雨凤凰般涅槃的护士。

  马克思本来不认识恩格斯,《资本论》让两位哲学家握手四十年;毛泽东本来不认识朱德,打江山让两位巨人并肩半世纪;刘晓光先生本来不认识林卓延先生,是"芭蕾雨"让两位领袖携手新舞台。

  舞台上的波澜壮阔令人心潮澎湃,舞台下的细节令我感动。

  刘总的时间不属于刘总本人,而属于他那张每周一换的被填写得满满当当的"安排表"。

  人大政协"两会"期间,全国各地的政要都想约见刘总,都想在他们的辖区下一场芭蕾雨。

  "刘总,H市市委书记希望下周一上午拜会您"。两周前我向刘总请示。刘总习惯地掏出"安排表",推一推架在鼻梁的眼镜,凑近了,看了又看,想了又想,然后对我说:"小萧,你转告书记,后天中午一点在集团会议室,谈十五分钟。"

  "刘总,如果您说的这个时间书记没空怎么办?"

  "那两会期间就安排不下了,你转告书记,这十五天里,我只剩下那十五分钟了,请他理解。"

  我正想补充汇报一下书记约见刘总的目的时,刘总已转身走进会议室,会议室里,十多人在等着刘总讲话。

  看到我无助的眼神,跟了刘总十多年的郁红秘书微笑着对我说:"萧,刘总今晚22:45分到22:50分之间有五分钟的空隙,你可以在三号会议室门外守着,刘总一出来你就赶紧汇报,否则就会被其他老总抢先了。"

  三个月前,海南万宁的海滩会议刚结束,时针指向21点40分。刘总的房间坐满了公司高管,大家集体向刘总汇报公司在万宁的项目进展。刘总的讲话从来"快、准、狠",向刘总汇报工作可不敢不精神集中。然而,那天大家无论如何集中不起精神,大家的眼神都不约而同地在传递一个同样的信号:不汇报工作了!

  在此我要强调的是,不是大家没准备好,相反,大家都准备得很充分,也不是大家疲劳了,大家都精神抖擞,跃跃欲试。

  走进刘总房间时,大家的心都被一个特别的人物给收拢了,这个特别的人物正在为刘总把脉问诊。

  刘总半躺在沙发上,看到自己的爱将们一个个欲言又止,半开玩笑半批评地说:"怎么都变哑巴了,你们没病过吗?"

  汇报会进行了近三个小时,最后被感动的是那位穿白大褂的医生:"啊,我终于知道什么叫芭蕾雨了,芭蕾雨是一种精神。"

  今年春节前,公司年度总结会上,刘总用一首诗给全体员工描绘了芭蕾雨的美好愿景"塑造国际机制,利于中国一极!"正当大家陶醉在未来的蓝图中,刘总突然戛然而止,说了一句再朴实不过的话,让全体员工热泪盈眶。

  "小萧,给我准备一碗清汤面,我三分钟后要赶往机场,我要前往瑞士参加达沃斯论坛。"

  刘总吃面条的那三分钟,我呆若木鸡地坐在领袖的身旁,我目眩耳鸣,我恨自己,我怎么就不懂得为首长准备好一份可口些的午餐呢?

  这三分钟,够我参悟两世!

  如果说刘总的行程安排表的每一秒都化成了我们芭蕾雨事业的雨点,那么,林主席洒下的每一滴心血都是为了把我们的生活滋润成高贵的芭蕾。

  "人生的目标应该是让大家的梦变成现实!"五年前,林主席在天安门城楼金水桥旁轻轻地对我说了这一句培根式的话。

  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无梦主义者。自己无梦,便不知别人何梦。五年来追随林主席的实践,让我与梦渐行渐近,终于今日明了,梦就是日有所思。林主席五年前就想把大家日思夜梦的生活方式送给大家。

  牛顿被无心的苹果砸开了脑门,就给人类历史恒定了万有之基,爱迪生被田鸡腿蹭了一下,便点亮了人类文明的智慧之光……天才总有天才的奇遇,林主席的奇遇是什么呢?是什么激发他给中国经济带来一场可持续的芭蕾雨呢?

  "中国要可持续发展,就必须把60%的农民变成居民。"就是这一穿越时空的鹰断好比毛主席以《湖南农民运动报告》为音准而发出"农村包围城市"的狮吼,林主席站在农民进城浪潮起于青萍之末的潮头指点江山……十亿农民进城而衍生的衣、食、住、行、学、医、商、游、乐、购、养等需求的总和将是一幅怎样的《清明上河图》啊!

  一对80后的青年夫妇把爱巢筑在交通便利环境优美的郊外,山外有山,水中有水。早晨,夫妻俩早饭后边散步边把孩子送进名校,手拖手来到中心花园耍一套陈氏太极拳,擦干薄汗,吻别分手,各自哼一小夜曲上班。中午,丈夫约上三五知己吃风味,妻子到约定的SPA店做水疗。晚上,一家三口到新型街市买好鸡鱼酒菜,拐两个弯穿过林荫小路到湖边的老丈人家为丈母娘祝寿。周末先到对面山坡的会所泡个温泉,然后到私家博物馆看青铜器展览,再到世界名牌折扣店用五分之一的价格买套世界顶级品牌的西服。但见蝴蝶飞,不闻汽笛鸣……

  这种后田园生活已经不是梦,林主席五年前的那句话已然兑现。可梦与现实之间的故事又有多少为人所知呢?
就让我用一生珍藏这些故事吧!

2011/3/27
北京至香港的空中巴士

Copyright © 2010
All rights reserved. Powered by To-Dream